法学院硕士毕业生实习于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

Published: 2017-04-07 Views: 1474

 

作者:张越

美国威斯康星-麦迪逊法学院国际公法学博士生(SJDcandidate)

美国威斯康星-麦迪逊法学院法律硕士(LLM)

厦门大学国际法法学硕士(LLM)

 

   进入国际组织工作,在实践中亲历国际法的发展,一直是我努力的方向。在美国威斯康星-麦迪逊法学院读博期间,我申请到了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ICTY)检察官办公室(OTP)为期三个月的法律实习(2016229日到525日)。ICTY设在荷兰海牙,是联合国安理会的附属机构之一,于1993年成立,专门负责审判自1991年以来在前南联盟境内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律的犯罪嫌疑人。ICTY即将于明年完成全部使命,OTP起诉组正集中负责对前波斯尼亚军事领导人Mladic的起诉工作,这将是OTP起诉组23年中负责的最后一个案子。而我恰搭上了尾班车,被分派在Mladic起诉组,主要负责与证据相关的法律研究和书写法律备忘录。这三个月的实习经历对我个人非常宝贵,以下分享一些我在实习期间的心得,希望对和我一样渴望为国际组织工作的法律人有一定帮助。

   在国际组织实习,工作上积极主动,能为自己打开全新的局面。

 

       OTP的实习生人数众多,少则20人,多则40-50人。每个人被分配到的任务各不相同。一个实习生能够参与到案件的深度,除了取决于案子进展的程度外,更取决于个人主观能动性。实习刚开始的三周会有很多的培训和讲座,主要针对数据库的使用、调取资料、查找信息,同时鼓励新来实习生多与已工作一段时间的实习生交流经验,逐渐适应工作氛围,熟悉业务。在这漫长的热身期,我同其他新手一样,总在焦急中等待何时可以分派到第一个任务。我的实习期只有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中要等待三周,对我实在是煎熬。思虑再三后,我决定主动出击,在实习开始第二周的星期三,我以诚恳的口吻给临时指导律师发邮件,表示已做好准备,随时可以开工,希望对方可以给我机会让我发挥作用。在邮件发出两小时后,我收到了第一份任务——总结证人证言。我当天完成了这个任务,在回复邮件中,我言明已准备好接受下一个任务。5分钟之后我收到了第二个任务。于是,在很多同来的实习生还在苦苦等待中,我已经开始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任务,后面接到的任务越来越复杂,更具挑战。此后,我一直保持着积极主动的行事作风,为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锻炼机会。

 

   保证工作质量的核心之一是沟通。对于大多数中国实习生,在英语为第二语言的环境中工作,有效沟通是树立职业形象的首要技巧。

 

   国际组织是个文化非常多元化的地方,即便是同为英语母语国家的人,由于教育背景、成长时代、文化环境的不同会对同一意思使用完全不同的表达,更何况是与英语非母语的国家的人用英文进行沟通。所以出现沟通障碍是非常普遍的。在任务布置上尤其如此。比如指导律师在某个问题上已经工作了很久,自有一套简练的语言来表达完整的意思,但对于新手上路的你而言则会听得云里雾里。有些实习生明明对任务不够理解却又不好意思询问,担心这样不礼貌,或是担心让对方产生自己专业能力不够强或是英文听力不够好的印象。这些担心我也会有。但幸运的是,我在实习开始之前向已在这里实习过的中国学生请教过经验。他给我最大的忠告就是:对任务不清楚,一定要问明白,千万不要抱着先做做看,做得不对到时再改的心态,这只会浪费彼此的时间,并逐渐失去对方的信任。我将这一忠告彻底贯彻,并收到了非常好的成效。这在我的中期考评中明显的体现出来,每一个与我工作过的律师都给我留下一个共同的评价:善于沟通。当然,沟通的技巧是不断积累的,并且因人因事因时而异。每个人都不得不在不断碰壁中去积累经验。比如,在实习中期我同时为3位律师工作。其中两位律师都喜欢我有问题直接敲门而入,不要我提前预约。但另一位律师更倾向于邮件联系,如果要去办公室询问,一定要提前邮件预约,否则会弄得她措手不及。

 

   工作不但要积极主动、有效沟通,更要认真细致,在细节处理上体现专业能力。把认真细致落实到实习生活的方方面面,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OTP定期为实习生举行各种有关法律技能的培训。我参加的第一期培训是关于法律文书写作,主讲人是位经验丰富的检察官。在讲座之前,主讲人给所有实习生布置一项写作任务,是代表起诉方写一份书面请求,请求法庭驳回有关辩护方提请法庭延期上诉的请求,理由和依据的法条都已经给出。这看似是一个简单的演绎推理,答案大同小异,写不出什么新意。我脑中也闪过一个偷懒的念头,觉得不需要写出来,在脑中过一过,到时跟他给的答案对比一下,反正是自愿完成,对方又不会检查。但紧接着就否定了自己的念头。在美国留学的四年生活告诉我,对一个英文非母语的留学生而言,英文写作的提高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因此不要小看任何一次小练习。于是,我重新审视这道题,书写格式、框架、法条和理由都是固定的,那么,能够发挥空间的地方在哪?哪里能体现出法律人的专业能力?经过思考,我认为写作的重点在reasoning。给出的理由可以成立的原因是什么?不是简单的解析法条,而是要充分说明给出的理由与法条适用的目的是否相一致。根据这一思路,我写好后又修改了两次才交稿。在讲座结束后的第二天,主讲人发邮件让我去他办公室面谈。一见面,他首先问我来自哪一国。在听说我来自中国后,他评价道:“你的写作思路在所有提交上来的文本中写得最对路。你并非来自英语为母语的国家,这一点让我略感惊讶。”他给我的评价带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这不仅是对我个人的鼓励,更是身为在OTP唯一的中国实习生对内心一直存在的倔强和骄傲的一种肯定。有趣的事情随之发生。在与主讲人见面后的第二天,一位与我见过面却从未工作过的检察官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加入她的Rebuttal团队,帮她写文件。我当时兴奋不已,但又感到奇怪,有这么多英语为母语国家的实习生在,她怎么会想到让我来写?我没有问过,但我相信这跟那次培训的练习和主讲人对我的评价有关系。在这之后,我在Rebuttal组做了一个半月,写了近40legal memo,在实习生中让人羡慕不已。

   在国际组织中实习,与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共事,人际交往上会遇到一定的挑战。简单分享一下我的一些心得。

 

   其一,与他人交往要真诚友善,不要心怀芥蒂。

 

       ICTY实习生虽然众多,但中国实习生永远是少数派。不仅是来自中国的实习生人数少,来自整个亚洲的人也非常的少。在实习期间,我不仅是OTP唯一的中国实习生,也是唯一的亚洲实习生。此外,在Chamber还有一位来自香港的留学生,HR有一位中国留学生,还有两位留学生在财务处。其他实习生集中在欧美和澳大利亚。在这样一个西方文化非常浓重的地方,对于中国实习生在实习开始阶段所体会到的疏离感是很明显的。或许是因为这几年一直在外留学,我对此很敏感。后来我发现,周遭对我的疏离感并不一定来自于他们对中国的偏见,而是他们对中国文化的陌生,天然的产生了距离感。如果我不心存芥蒂,主动真诚的跟他们交流,给他们一段适应我的时间,然后会发现,之前明显能感觉到的那种无形的墙很快就消失了。我们可以就很多的问题自由的交流,并且这种多样化的观点会帮助我对很多问题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

 

   其二,面对对中国的各种误解和批评,平和幽默有理有据的去抗辩

 

   在我与周围人形成了一种友好状态之后,随之而来的另一个极端是,他们会非常积极的与我交流各种有关中国的问题。然后发现西方世界对中国的误解实在是太深了。有时我觉得很愤怒,有时觉得很可笑。同一时期我有两位厦大的学妹也在海牙实习,分别在ICC做法官助理和在ICJ秘书处工作。我们三人每周聚餐必交流的话题是,最近周围的人又怎么黑中国,我们又是如何反驳的。在国际组织实习的中国学生很多时候都要扮演民间外交代表的角色,在与周遭沟通中不断尝试让外界重新定义中国。

 

   关于这种沟通与辩护,我想细谈几点:

 

   第一,是要对对方所指责问题的历史背景和事件细节有比较充分的了解,否则无从辩起。做到这一点,反驳就容易很多。因为对方的很多结论都是在去背景化或是根据部分事实下定论。只要能提供给对方一些他不知道的关键事实,他对原有结论的确信就会开始动摇。

 

   第二,是要和对方平和友善的交流,千万别摆出一副气势汹汹、义正严辞的架势,否则无论你说什么,对方都会听不进去,反而觉得你神经过敏。让对方感觉到,你的立场是中立的,你只是与他分享一些不为他所知的事实,帮助他更全面的认识整个画面,而不是在批判指责他。说到底,该被批判指责的是西方的媒介,大众也是被舆论误导。你要相信自己的声音,如果说的在理又方法得当,对方未必不受影响。

 

   第三,即便遇到重大分歧,无法达成一致,也尽量避免争吵。有些人难免有些根深蒂固的偏见,不是你三言两语就可以改变的。遇到这种情况,越争吵越会加深对方固执的偏见。

 

   第四,有时也不妨踢对方软肋,互相揭短,但依然要友善的进行。比如,办公室有位来自纽约的黑人大叔,经常跟我聊天,人其实很好。但第一次谈话时让我并不愉快。当时,在我自我介绍来自中国后,他反复的开玩笑,说中国历史悠久,不过一直是在自相残杀,杀伐了上千年。我在听到第三次时感到忍无可忍,笑着说,不像美国,历史短的都没有时间自相残杀,只顾着屠杀印第安人。他随之沉默的走开了。从那之后我们一直相处愉快,但他再没在我面前说中国一个不好。

 

   在ICTY检察官办公室实习的日子,是我非常难忘的珍贵记忆。这段经历让我有机会见识到到国际组织中去工作的魅力所在以及会面临的很多挑战。在认清困难的同时,我更坚定了自己想去国际组织工作的决心。国内这几年一直在强调要提高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而实现这一目标的重要方式就是增大中国籍雇员在国际组织公务员中的比例。国家也一直在为此而努力奔走。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在国际组织的舞台上会迎来一个黄金时期。这对于同我一样渴望走入国际组织而奋斗的众多青年人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在机遇到来之前,我想我们需要准备的,就是在相关领域积累丰富的经验,尤其是本国相关工作经验。希望我的一点心得能对有志进入国际组织的朋友有所帮助,愿大家心想事成。